邹志强:“美延长对伊武器禁运遭国际孤立”,《中国社会科学报》
发布时间: 2020-09-10 浏览次数: 10

2020910日,上外中东研究所邹志强副研究员在《中国社会科学报》发表评论文章《美延长对伊武器禁运遭国际孤立》(见《中国社会科学报》2020910日第3),全文如下:

美延长对伊武器禁运遭国际孤立

815日,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国就美方执意提交的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的决议草案进行投票表决,仅获得美国自己和多米尼加的2票支持,除了中俄的反对票之外,包括英国、法国、德国等美国传统盟友在内的其他11国都投了弃权票,美国的这一动议最终以前所未有的惨败收场。5天后,美国又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启动对伊朗的“快速恢复制裁机制”,宣称要在30天内恢复以往“全部对伊朗的制裁”,再次遭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美国在伊朗核问题上面临前所未有的孤立。

美延续对伊制裁不得人心

当前对伊朗的国际武器禁运可以追溯到2006年至2010年联合国安理会先后通过的多个涉伊决议,特别是2007年通过的1747号等决议,至今已有13年之久。20157月达成的伊朗核问题“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朗核协议)以及随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第2231号决议,其中规定维持联合国对伊武器禁运至伊朗核协议正式生效五年之后,即20201018日。联合国安理会2231号决议与伊朗核协议是紧密相连的,其既以伊朗核协议为基础,也赋予伊朗核协议更大的合法性和权威性,对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和地区稳定等都发挥着重要作用。

201858日,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重启并不断扩大对伊朗的全面制裁,自然也就不再享有相关协议和决议规定的签署国权利。正是美国的单方面退出和肆意破坏国际协议,导致伊朗核问题难以得到顺利解决,伊朗以及其他相关各方的合法权益也受到美国单边主义行动的侵害。美国此次提出的决议草案试图无限期延长对伊武器禁运,失败之后又试图启动2231号决议的“快速恢复制裁机制”,完全缺乏法理依据。美国退出了最初由自己签字通过的协议与决议,不但要制裁履行协议的国家,还要求根据安理会决议延长对伊朗的制裁。因此,美国不遵守国际规则、不履行自身义务在先,却又在联合国要求无限期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甚至威胁不配合其制裁动议的其他遵守国际协议的国家,这种无视国际规则的做法自然遭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被孤立也是必然的结果。

从今年上半年开始,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开始四处活动,游说盟友支持继续延长对伊朗的武器禁运,要求中俄配合延长对伊制裁,遭拒后又以进行制裁相威胁。630日,美国在安理会会议上公开要求联合国无限期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蓬佩奥还搬出中东地区国家盟友的“意见”为自己的延长禁运主张助威,表示以色列和海湾国家都一致认为应该延长对伊朗的武器禁运。虽然美国在背后做了大量工作,8月份正式提交的制裁动议却没有得到盟友的任何支持。正如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所说,“在联合国75年的历史上,美国从未如此孤立”。

可以说,此次美国试图延长伊朗武器禁运的做法是特朗普政府极限施压政策的延续,不仅难以对伊朗产生实质性效果,反而导致美国在国际社会空前孤立。

美意欲延续特朗普政府中东战略

首先,美国执意延长对伊武器禁运是特朗普政府遏制伊朗政策及其中东战略的延续。伊朗核问题的实质是美国与伊朗关系问题。特朗普上台后退出伊朗核协议,实行极限施压,不顾国际规则,极大地加剧了美伊关系的对立和解决伊核问题的难度。这反映了当前美国以遏制伊朗为核心,并借此整合地区盟友体系、维护自身主导地位的中东战略。在伊核协议依然受到各方支持、制裁进一步解禁的背景下,美国全然不顾国际法和盟友的反对,试图继续扼杀伊核协议,实现遏制伊朗、掌控中东的战略目标。

其次,美国担心伊朗重启军事采购将削弱自己在中东的绝对军事优势。美以与伊朗之间一直处于紧张的军事对抗之中,并出现“秘密战争”等新趋势。今年6月和7月,伊朗国内多处重要的军事和能源设施接连发生可疑的爆炸或意外,其中包括纳坦兹核设施和部分军事基地。面对威胁和蓄意破坏,处于弱势的伊朗急切地希望更新和提升本国军事装备水平。而武器禁运取消后,伊朗便可以合法地从国际上购买各种武器装备。伊朗已经表现出采购俄罗斯武器装备的强烈兴趣,并为解禁后的军购做好了准备。外界猜测伊朗可能会大量购买俄罗斯的武器,其中包括S-400防空导弹系统等。此外,近期伊朗试射了两种新型导弹,并表示已经拥有所有类型的导弹,还计划今年发射两颗卫星;武器禁运结束后,伊朗不仅要购买先进武器,还要对外出售武器装备。这自然引发美国的高度担忧,特别是害怕伊朗获得先进的武器装备将对美国及其地区盟友带来更大威胁,为此美国不惜一切代价寻求延长伊朗武器禁运。

最后,美国借伊朗问题打压俄罗斯、中国、欧盟等各方。伊朗问题历来涉及复杂的大国博弈,各方在此问题上均拥有自身的多重利益。伊朗问题的长期化和紧张化不仅有利于美国实现其中东战略,牢固掌控地区盟友和地区主导权,长期维持对伊制裁也有利于打压和遏制俄罗斯、中国、欧盟。一方面,美国可借制裁伊朗切断中、俄、欧与伊朗的能源合作,防范其他大国在中东地区获得更多切入点和更大影响力,对其既有的中东战略造成冲击。另一方面,对伊制裁也成为美国随意进行“长臂管辖”的绝佳借口,以此随时对他国的企业实体进行关联制裁,在全球范围内遏制其他大国。

美伊对抗仍将持续

在美伊关系结构性对立和美国不放弃对伊敌视与遏制政策的背景下,美伊之间的全方位对抗不会停止,有关各方围绕伊朗问题的博弈也会继续下去,此次在联合国安理会上的交锋只是最新的一幕罢了。

可预见的是,在1018日武器禁运正式到期前,美国不会放弃延续对伊制裁的一切机会,也将继续对伊朗采取极限施压政策。蓬佩奥已经发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制裁伊朗的极端言论,美国一方面要求安理会启动对伊朗“快速恢复制裁机制”,另一方面又决定绕过联合国安理会自行对伊加强制裁,并已经将此告知联合国安理会。虽然联合国已经表示“快速恢复制裁机制”并没有启动,但根据美国的单边声明,其对伊朗的武器禁运将在30天后即920日生效。8月中旬,美国还扣押了4艘运送伊朗石油前往委内瑞拉的油轮。考虑到去年在海湾地区的“扣船战”、海上袭击等事件,美伊双方在中东地区的对抗可能再次出现升级态势。

在全球疫情肆虐的当下,美国全然不顾国际规则和道义,坚持对伊朗极限施压和单边制裁,不仅对伊朗国内发展与治理造成更大困难,也与国际社会在伊核问题上的努力背道而驰,而且危及包括俄罗斯、欧盟和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利益。考虑到特朗普政府的既定政策和其国内的总统大选因素,未来一段时期内美国可能在伊朗问题上采取更为“极端”的做法。国际社会应对其带来的多重危害保持清醒的认识,也应进一步团结起来抵制和反对美国的无理破坏行径。

当前,国际社会依然在为维护伊朗核协议和地区稳定而做出最大努力。824日,国际原子能机构新任总干事拉斐尔·格罗西首次访问伊朗,努力推动在对伊核查措施上取得实质性进展,并期望与伊朗政府建立直接对话与合作渠道。未来,俄罗斯、欧盟可能会加大在美伊之间的调停力度,努力缓和紧张局势。如果美国不改弦更张,坚持对伊极限施压“一条道走到黑”,那么在此问题上其注定继续成为“孤家寡人”。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